野猫和家犬

上班路上常碰到一个拾荒者模样的老太太,每天带着一顶相对体面的圆帽出现在零陵路拐弯变成零陵北路的地方,她总是弯腰拖着一辆装满破烂盒子、盒子又装满剩菜剩饭的小车,或许她不是一个流浪者,可她确实是在喂一只野猫。

小时候养过一只狗,后来被人顺手牵狗了,当时想到底是野猫难训还是家犬好骗?现在觉得思考这个问题也没什么意思,就像前几天我买了个护颈枕,今天就把脖子扭了,狗不都是忠诚的,猫不都是自私的,护颈枕不都是护颈的。

到了二十多岁发现这个年纪的人都开始矫情起来,可能是大家多少都经历了些挫折,尤其是感情上的麻烦事,所以特别是那些受伤的人开始写很多扭扭捏捏的字,这些特琼瑶的话成为“受害者”们怀疑人生的开始,个别甚至都起了报复社会的心。刘瑜老师称自己大学时的爱情为一场多年的误会,对于那些扭扭捏捏看着就烦的事,我想还是算了吧。就好比你失足从悬崖跳下但保住了性命,你可以为高空坠落时的恐惧唏嘘,但请不必再感到害怕,除非你摔了个粉身碎骨,没有了生命。

《野猫和家犬》有6个想法

  1. 不知道為什么我每次听菊次郎这歌就會特暴躁…

    男的写那些矫情的字真的太娘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