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红领巾

决定还是不能把这里荒废,不要问我为什么,请叫我红领巾。

去年我积极向组织靠拢,去考了事业单位也通过了,但很多人看我没去事业单位比我还要后悔,说我傻到浪费钱,我说不就200块考试费么,丫说“你丫别和我来这套”,我至今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也许别人笑我看不穿,但我看你们才是臭瘪三。

无数次思索忐忑日夜难眠后,我觉得是还不到时候,是我思想还没有到组织要求的标准,尽管组织在纸上肯定了我的能力,但没有一颗虔诚纯洁的心我怎么敢去燃烧激情呢?何况,君子报国十年不晚,又岂在朝朝暮暮,尚需卧薪,还要尝胆。

前年我外公替我做了回主,帮我递交了入派对申请书,还带我去见了组织。村里妇联主任对我很热情、很洋溢,还说“小戴,组织需要你这样的新世纪青年人才”,女妇联主任的这一句话有如心爱的女孩夸我般让我一个月没睡着,从小就没被这么肯定过,梦里尽是急着去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满腔热情。

后来过了大半年我突然想起这事,就问外公组织是不是太忙把我给忘了,外公用陈奕迅的两首歌回答了我“不要说话、爱是怀疑”。我了然,组织在观察我,脑海里想起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

长这么大还没去过首都,但梦里已无数次见到了天安门,不要问我为什么,请叫我红领巾。

《请叫我红领巾》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