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艺术的人

《曼哈顿》里伍迪艾伦自己演了一个大城里的老文青,老文青有一段失败的婚姻、一个喜欢上另一个女人的前妻、还有一些搞不清楚关系的姑娘。搞艺术的人搞姑娘总可以拿出很多理由,伟大的、某天不小心的,在这一点上似乎大家对艺术家们不是那么苛刻。

说来丢人,在四分之一世纪中我遇见的竟然大多数都是搞技术的,比如拿单反的、爱去KTV的、会做设计的;回忆起来我只在“东方的巴塞罗那[1]”遇到过一个算是搞艺术的。是个身上所有毛都比较长的新疆人,在我高中的时候他是学校里唯一的美术老师。

由于不务正业,在学校里我记住的大部分也都是些不务正业的老师,在九年义务教育我的历史进程中,所有副科老师都像是妇科毕业的,用“成年人”的话说这叫“靠关系混口饭吃”,是不容易嘛;所以到了高中当我遇到第一个会美术的美术老师时,你知道我的心里其实是特别难受的。

中年模样,旧大衣,郁郁寡欢,再基于他从没给我们讲过任何关于艺术、绘画方面的东西,所以我更加确定他是个会画画的;上课时我们说我们的,搞艺术的也不管我们在下面说什么,我知道这并非是对我们不削,搞艺术的也知道这并非对他不敬,而且也都是还没经历过多少生活的孩子,我想搞艺术的会原谅的。

大家都说他是致公党人,除了长得像地下党完全看不出他哪点像华侨,所以这个谣传一直让我很难信服;我更情愿相信他是一个和“伍迪艾伦”一样焦头烂额的人,这样让我感到很单纯,而不是一个处处失意、郁郁寡欢的搞艺术的老家伙;

那时在球场上踢球的少年,谁会在意煤渣跑道边上的那间小平房里堆满了各种画板和雕像呢。

注释:
1. 东方的巴塞罗那——地理位置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东侧的一个偏僻小镇,行政管辖属于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