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棉

1.
先说一件小事,有一天我们打算叫tuk tuk[1]去夜市,砍价到3美金/辆,车夫说3美金可以,但是希望拉来回。由于我们对几点回来完全没有信心,所以最后约定提前给车夫电话,然后在约定好的地点把我们拉回来。把我们送到old market之后,我们都以为至少要把去程的3美金付了,结果出乎意料,车夫们完全没有收钱的意思,竟是要送我们回去之后再一起支付。后来听说几乎所有tuk tuk都这样,这是一种让我们不习惯的淳朴和信任,发生在一个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

2.
我们的当地导游是个华侨,和我一般岁数,姓韦。五十年代动乱时祖辈从广东逃荒到柬埔寨,赶上当时西哈努克执政的黄金期,经济稳定民风淳朴,便在金边卖起了河粉安下了家。不过好景不长,70年朗诺政变,75年红色高棉攻占金边,小韦的舅舅一家十人在红色高棉时期死了九个,那一代下南洋的祖辈们不会想到,当初来柬埔寨是为了更好的生活,28年的政治动荡反而遭受了比国内更大的人为灾难。

3.
去小吴哥的时候会经过一家挂着“concert ”的儿童医院,院长是个大提琴演奏家,每周会在这里演奏两场音乐会,而门票的收入全部用于免费救治当地的儿童。而旅游业的大部分收入都落在私人口袋而不是用于民生,从进关收小费开始就能感受到这个国家的腐败,导游说这些边境安检并非香饽饽,背后都是钱权交易而来,哪天政策一变说不准都收不回买官的成本。

说到小费,酒店每天都要小费,司机要小费,按摩要小费……有种说法是因为法殖民时期遗留的风气,有种说是当地服务行业靠工资只有约30美元月收入,甚至还有种说法是因为大批出手阔绰中国人的到来。不过在这个普通百姓只有80美金的月收入、95%物资依赖进口、汽油比中国还贵的国家,不论哪种原因都不能去因此责怪他们的百姓。

4.
我们去时正值三个政党的选举季,我们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到贴在树上或电线杆上的拉票广告。这种感觉像是在落后凌乱的六号公路[2]看到最新的Lumia广告一样,格格不入却生机盎然。尽管没有阿拉伯之春,尽管选举还不够民主,尽管老洪森依然控制着传统媒体,但无法阻挡当地越来越发达的移动网络[3],毫无疑问柬埔寨的年轻人已经是Facebook的一代。

5.
有空再补。

[1]tuk tuk:暹粒当地一种摩托车改装的载人工具,由一辆摩托车牵引一辆四轮车,暹粒当地没有公共交通。
[2]六号公路:柬埔寨最好的一条马路,从暹粒到金边,我们的酒店在这条路边上,暹粒很小,也可以说大部分酒店都在六号公路边上。
[3]移动网络:暹粒当地有多家3G手机运营商,在市区网速非常快,基站覆盖在偏远地区还不够。

 

下午4点的小吴哥

 

小吴哥日出,池塘周围围满了人

 

太阳升起来后

 

小吴哥第三层的佛塔

 

战争时期留在小吴哥城墙上的巨大枪孔

 

小吴哥城内

 

小吴哥走廊

 

女王宫的石雕

 

女王宫火山岩上的植物

 

巴肯山上一对情侣 后面是日落时的云层

 

六号公路上的Lumia广告牌

 

崩密列玩耍的孩子

 

钻在石头底下玩耍的孩子

 

洞里萨湖船长的儿子

 

水上居民正在搬家 住在洞里萨湖的85%是越南人

 

联合国捐助的水上学校 所有生活都在水上

 

洞里萨湖的日落

 

Cambodia

 

团队

《在高棉》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