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

七月初在台湾短暂游历,在去之前,我对台湾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光影文字的表面,简单如“饮食男女”中的儿女情长,又或是“野火集”里对同一民族相似陋习的尖锐批判。

不像一九四九年五千山东学生来台时的暴风骤雨,我们的飞机在午夜高雄安静降落,落地后除了满眼繁体字外,一切和想象中的台湾没什么两样,也未感受到所谓半个世纪割裂所带来的文化差异,直到…….入境窗口分成了两种颜色,一样肤色的民族排成了两条平行的队伍。

初到台湾,最直接的印象却是像到了日本,在花莲这种体会更深,这个原住民为主的东部“主要”城市,排列着像极日本的窄小街道、街边拥挤又整齐地停放着一些日本车。日殖民五十年对大部分原住民的影响也许比六十年国民政府更深远,对老一辈台湾人来说,这造就了所谓“错置的乡愁”。有个词形容的好,叫“日风华魂”,听着有些绕口却贴切地说出了台湾文化的复杂。

回忆起来对台湾百姓最直接的感受是“热情”——便利店里每一次热情洋溢的“谢谢”,垦丁租车店老板对我们的骑车水平放不下心,一再叮嘱“你们不会骑真的很危险呐”,年迈的出租车司机(台湾的出租司机年龄普遍较大)向我们骄傲地诉说高雄曾经的繁华,诚品书店的店员仅凭一通电话答应帮忙保留龙应台的那本书,瑞芳礼品店老板允许我们免费寄存十几个行李箱。大陆的年轻人没买房买车之前都不好意思谈恋爱,岛上的年轻情侣骑着破破的摩托车头也不回的飞奔而过。

一个城市如果按经济或文化两种标准来评价,那么上海算理科生,台北大概只能算是文科生了。101比不过上海中心,西门町抛开历史背景也仅仅是一个小号南京路,老蒋的纪念堂也比咱们那位规模小多了。

在过去半个世纪中,这个让两岸人民情绪万千的小岛上,人们究竟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通过一次短暂的旅游大概也是体会不到了。不过对于生活的理解和热爱,我们应该感到难过。

哦对了,有一年在厦门我望着对岸的金门,思绪万千,这时一个小伙走过来拉开外套悄悄对我说“哥们,来包台湾烟吧,走私的。”,我牵挂彼岸,感觉这包烟是当时能缩短我和对岸距离的唯一途径,毫不犹豫的买了两包。结果这次去台湾一看才发现,台湾根本就没有什么“大总统香烟”。


 这次旅游一直没有整理,也没什么照片,随便贴两张吧

在垦丁,安静的西太平洋

花莲街头,这个只有几万人的小城市

我们在一家还没营业的店铺前,装了把

九分老城

中正纪念堂,老蒋的后人也喜欢搞个人崇拜

《在台湾》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