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生病

我回忆大概是3月23号早起开车的路上开始感受到右耳里有回音的,然后在3天内听力逐步下降,第4天开始不间断耳鸣。到28号回上海才开始治疗,不过我问医生算不算晚?医生的回答是“也不算太晚。”。我又问医生“治不好的结果是什么?”,回答“就一直这样了。”

突发性耳聋是内耳神经缺血导致的听力突然下降,通俗来说就是耳朵“中风”,病因可能是精神压力大、过劳、病毒感冒等引起,医学界至今无法明确每个患者的具体病因。北京人民医院有个叫余力生的教授这样解释突聋:“他是身体一个丢卒保车的反应,就是当你觉得脑血管或者全身供血不足的时候,这时候他认为耳朵是最没用的,相比于我的心跳、我的脉搏、我的呼吸、我的皮层大脑中枢,这个地方他认为是没用的,而且你是两只,我先断了一只再说吧,这是它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内耳只有指甲般大小,但动脉的数量占了全身的14%,久病成医后我也几乎成了突聋的治疗专家,目前国际上公认的治疗方式就是是激素,这些非常细小的血管好比植物的根,激素冲击好比给植物“浇水”,树根缺水的时间长了,水再多也无法救活。医学界对突聋治疗窗口的普遍认识是3天内最佳,14天内还有机会,超过30天则希望不大,但也有少数患者是在1个月后有所恢复,所以最近几年国际医学手册把突聋的建议治疗时间延长到3个月。

在治疗期间,因为治疗效果不佳,我换过多个门诊医生诊断,挂过上海五官科医院108块的主任医生,诊断我为外耳道炎,当时差点喜极而泣,但已有其他医生诊断突聋在先,且我自己判断并无外耳道炎症状,所以我第二天去了耳鼻喉也比较有名的市六医院,六院医生直接说不是发炎。门诊的误诊率确实是很高的,但类似急症如果第一次诊断时误诊可能就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虽然治疗至今已经1个半月,耳鸣、回音、低频听不清的症状依旧,治疗的效果甚微。整个看病的日子里,也经历过长时间的心情起伏,但就目前坐在电脑前打字的我来说,心情已相对平复,甚至从某些角度来看,我还有些感激这次得病,让我意识到锻炼的重要性,体会到并非只有年纪大的人生活质量才会下降,钱是赚不完的,在工作和生活中要找到平衡。

最后,

如果你身边也遇到了突然间持续性耳鸣或者听力下降、头晕呕吐的情况,请务必去正规医院接受听力测试,不要误以为是普通的炎症(中耳炎或者外耳道炎),如果医生判断你是炎症并且服药后没有改善的务必换一家医院再确诊。突聋的治疗一定要大胆用激素冲击,辅助以高压氧治疗和神经性药物治疗,必要时可以往耳朵鼓室里注射激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