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

七月初在台湾短暂游历,在去之前,我对台湾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光影文字的表面,简单如“饮食男女”中的儿女情长,又或是“野火集”里对同一民族相似陋习的尖锐批判。

不像一九四九年五千山东学生来台时的暴风骤雨,我们的飞机在午夜高雄安静降落,落地后除了满眼繁体字外,一切和想象中的台湾没什么两样,也未感受到所谓半个世纪割裂所带来的文化差异,直到…….入境窗口分成了两种颜色,一样肤色的民族排成了两条平行的队伍。

初到台湾,最直接的印象却是像到了日本,在花莲这种体会更深,这个原住民为主的东部“主要”城市,排列着像极日本的窄小街道、街边拥挤又整齐地停放着一些日本车。日殖民五十年对大部分原住民的影响也许比六十年国民政府更深远,对老一辈台湾人来说,这造就了所谓“错置的乡愁”。有个词形容的好,叫“日风华魂”,听着有些绕口却贴切地说出了台湾文化的复杂。

回忆起来对台湾百姓最直接的感受是“热情”——便利店里每一次热情洋溢的“谢谢”,垦丁租车店老板对我们的骑车水平放不下心,一再叮嘱“你们不会骑真的很危险呐”,年迈的出租车司机(台湾的出租司机年龄普遍较大)向我们骄傲地诉说高雄曾经的繁华,诚品书店的店员仅凭一通电话答应帮忙保留龙应台的那本书,瑞芳礼品店老板允许我们免费寄存十几个行李箱。大陆的年轻人没买房买车之前都不好意思谈恋爱,岛上的年轻情侣骑着破破的摩托车头也不回的飞奔而过。

一个城市如果按经济或文化两种标准来评价,那么上海算理科生,台北大概只能算是文科生了。101比不过上海中心,西门町抛开历史背景也仅仅是一个小号南京路,老蒋的纪念堂也比咱们那位规模小多了。

在过去半个世纪中,这个让两岸人民情绪万千的小岛上,人们究竟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通过一次短暂的旅游大概也是体会不到了。不过对于生活的理解和热爱,我们应该感到难过。

哦对了,有一年在厦门我望着对岸的金门,思绪万千,这时一个小伙走过来拉开外套悄悄对我说“哥们,来包台湾烟吧,走私的。”,我牵挂彼岸,感觉这包烟是当时能缩短我和对岸距离的唯一途径,毫不犹豫的买了两包。结果这次去台湾一看才发现,台湾根本就没有什么“大总统香烟”。


 这次旅游一直没有整理,也没什么照片,随便贴两张吧

在垦丁,安静的西太平洋

花莲街头,这个只有几万人的小城市

我们在一家还没营业的店铺前,装了把

九分老城

中正纪念堂,老蒋的后人也喜欢搞个人崇拜

在高棉

1.
先说一件小事,有一天我们打算叫tuk tuk[1]去夜市,砍价到3美金/辆,车夫说3美金可以,但是希望拉来回。由于我们对几点回来完全没有信心,所以最后约定提前给车夫电话,然后在约定好的地点把我们拉回来。把我们送到old market之后,我们都以为至少要把去程的3美金付了,结果出乎意料,车夫们完全没有收钱的意思,竟是要送我们回去之后再一起支付。后来听说几乎所有tuk tuk都这样,这是一种让我们不习惯的淳朴和信任,发生在一个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

2.
我们的当地导游是个华侨,和我一般岁数,姓韦。五十年代动乱时祖辈从广东逃荒到柬埔寨,赶上当时西哈努克执政的黄金期,经济稳定民风淳朴,便在金边卖起了河粉安下了家。不过好景不长,70年朗诺政变,75年红色高棉攻占金边,小韦的舅舅一家十人在红色高棉时期死了九个,那一代下南洋的祖辈们不会想到,当初来柬埔寨是为了更好的生活,28年的政治动荡反而遭受了比国内更大的人为灾难。

3.
去小吴哥的时候会经过一家挂着“concert ”的儿童医院,院长是个大提琴演奏家,每周会在这里演奏两场音乐会,而门票的收入全部用于免费救治当地的儿童。而旅游业的大部分收入都落在私人口袋而不是用于民生,从进关收小费开始就能感受到这个国家的腐败,导游说这些边境安检并非香饽饽,背后都是钱权交易而来,哪天政策一变说不准都收不回买官的成本。

说到小费,酒店每天都要小费,司机要小费,按摩要小费……有种说法是因为法殖民时期遗留的风气,有种说是当地服务行业靠工资只有约30美元月收入,甚至还有种说法是因为大批出手阔绰中国人的到来。不过在这个普通百姓只有80美金的月收入、95%物资依赖进口、汽油比中国还贵的国家,不论哪种原因都不能去因此责怪他们的百姓。

4.
我们去时正值三个政党的选举季,我们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到贴在树上或电线杆上的拉票广告。这种感觉像是在落后凌乱的六号公路[2]看到最新的Lumia广告一样,格格不入却生机盎然。尽管没有阿拉伯之春,尽管选举还不够民主,尽管老洪森依然控制着传统媒体,但无法阻挡当地越来越发达的移动网络[3],毫无疑问柬埔寨的年轻人已经是Facebook的一代。

5.
有空再补。

[1]tuk tuk:暹粒当地一种摩托车改装的载人工具,由一辆摩托车牵引一辆四轮车,暹粒当地没有公共交通。
[2]六号公路:柬埔寨最好的一条马路,从暹粒到金边,我们的酒店在这条路边上,暹粒很小,也可以说大部分酒店都在六号公路边上。
[3]移动网络:暹粒当地有多家3G手机运营商,在市区网速非常快,基站覆盖在偏远地区还不够。

 

下午4点的小吴哥

 

小吴哥日出,池塘周围围满了人

 

太阳升起来后

 

小吴哥第三层的佛塔

 

战争时期留在小吴哥城墙上的巨大枪孔

 

小吴哥城内

 

小吴哥走廊

 

女王宫的石雕

 

女王宫火山岩上的植物

 

巴肯山上一对情侣 后面是日落时的云层

 

六号公路上的Lumia广告牌

 

崩密列玩耍的孩子

 

钻在石头底下玩耍的孩子

 

洞里萨湖船长的儿子

 

水上居民正在搬家 住在洞里萨湖的85%是越南人

 

联合国捐助的水上学校 所有生活都在水上

 

洞里萨湖的日落

 

Cambodia

 

团队

搞艺术的人

《曼哈顿》里伍迪艾伦自己演了一个大城里的老文青,老文青有一段失败的婚姻、一个喜欢上另一个女人的前妻、还有一些搞不清楚关系的姑娘。搞艺术的人搞姑娘总可以拿出很多理由,伟大的、某天不小心的,在这一点上似乎大家对艺术家们不是那么苛刻。

说来丢人,在四分之一世纪中我遇见的竟然大多数都是搞技术的,比如拿单反的、爱去KTV的、会做设计的;回忆起来我只在“东方的巴塞罗那[1]”遇到过一个算是搞艺术的。是个身上所有毛都比较长的新疆人,在我高中的时候他是学校里唯一的美术老师。

由于不务正业,在学校里我记住的大部分也都是些不务正业的老师,在九年义务教育我的历史进程中,所有副科老师都像是妇科毕业的,用“成年人”的话说这叫“靠关系混口饭吃”,是不容易嘛;所以到了高中当我遇到第一个会美术的美术老师时,你知道我的心里其实是特别难受的。

中年模样,旧大衣,郁郁寡欢,再基于他从没给我们讲过任何关于艺术、绘画方面的东西,所以我更加确定他是个会画画的;上课时我们说我们的,搞艺术的也不管我们在下面说什么,我知道这并非是对我们不削,搞艺术的也知道这并非对他不敬,而且也都是还没经历过多少生活的孩子,我想搞艺术的会原谅的。

大家都说他是致公党人,除了长得像地下党完全看不出他哪点像华侨,所以这个谣传一直让我很难信服;我更情愿相信他是一个和“伍迪艾伦”一样焦头烂额的人,这样让我感到很单纯,而不是一个处处失意、郁郁寡欢的搞艺术的老家伙;

那时在球场上踢球的少年,谁会在意煤渣跑道边上的那间小平房里堆满了各种画板和雕像呢。

注释:
1. 东方的巴塞罗那——地理位置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东侧的一个偏僻小镇,行政管辖属于中国;

在医院

2号病房的电梯里,我左手边的中年女人问“X医生,我是不是已经转移了?”,另一个下班模样没穿白大褂的中年女人淡淡的语气道“我的判断应该是”。说完这句世界上最漫长的话,电梯门打开了,两个人朝两个方向出去,都消失在暗下的天色里。

夜晚的东安路并不可怕,路过的人有说有笑,院子里的人暂时忘记残酷伪装着安静。院子外的身份、青春、职业、甚至尊严,在现在看来不那么值钱,似乎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好多事可能已经来不及做了。

虽然此时6楼走道里来来回回挤满了术后自我康复锻炼的病人,但所有的护士都说乳腺外科是这所医院最干净的地方,所有护士挤破头都想进来。走廊里有一对新疆小孩在玩耍,他们的妈妈或更像是奶奶生病了,每天到了晚上就会呆呆地坐在病房外的电视机前,已经几天无处可去的他们,也累了。

再会,小小太空人

2012发生了很多,一年里我竟然干了三份工作,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辆车,朋友们虽然有烦恼但都还算好,还有我也结婚了开始了新的生活。年底母亲查出重病,之前想写的烦恼也就不想再提了。

一个前不久离职的同事,在一次分享会上提起一个我非常赞同的观点:我们每个人只是生活在一个200人、或300人的圈子里。

这里甚至可以加上一个很大的前提——不管你在微博上多么呼风唤雨,存在在多少人电脑硬盘里。本质上每个人的一生和这个世界发生不了太多关系,家人、几个真正交心的朋友、一些记住或没记住的同事构成了你的全部。而之外的世界,早上卖给你肉包的姑娘、下午给你送来快递的小伙、晚上公交车上和你擦肩而过的大叔,和你都没啥关系。想到这里有点伤感,这个世界对你那么残酷,如果你不能改变他那你拼了老命去干什么呢?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这个世界能让我快乐的人有很多,能使我伤心的人也就那几个,不再为几个破事面红耳赤。

谢谢关心我的朋友,一个人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最后,黎允文的曲——“再会,小小太空人”。

2021年总结

just for fun:)
  1. Tim Cook辞去苹果公司CEO,在过去十年间,他曾一度续写了后乔布斯时期的辉煌,但又急功近利地推出一系列所谓期望改变人类的失败产品,如iCook,iDoctor,iWC等。
  2. 中国房价创3年来新低,徐家汇周边楼盘爆出每平厘米¥1999,只够买一部小米4S手机。
  3. Facebook全库用户密码泄漏,原因是扎克伯格为了方便偷窥前女友隐私,所以明文保存了所有用户的密码,Google+产品经理称这是史上最感人的泄漏案件。
  4. 中国最大的快递公司京东快递宣布放弃地猫网B2C业务(地猫网,十年前曾叫京东商城),刘强东表示“今后专心做送货业务,但坚决不给天猫网送货(天猫网,十年前曾叫淘宝商城)”。
  5. 罗永浩以一己之力成功将当当网卷入“包邮门”,并且在亚马逊中国门口举行了焚烧等行为艺术。原因是当当网出售的由罗永浩本人撰写的书籍“我和西门子的十年战争”没有参与“亲,满一千包邮活动”,据悉该书每本售价999元。
  6. 新浪微博十年来用户量不断下降,宣布推出“若我关注了你但你十年来看都没有看我那我就不关注你”等功能。
  7. 谷歌宣布Chrome发布v206.0版本,正式支持HTML10,十年来Chrome依旧保持高速迭代。但目前IE6市场占有率仍高达3亿,主要集中在中国。
  8. 北京气象局称,近年来北京PM2.5保持在稳定的水平,趋势良好。5年来年平均指数分别为:500,500,500,500,500。

最近工作压力大,老梦到工作没完成被老大切成碎片。

昨晚更是梦到坐着Con Air里的那架飞机被押往Shutter Island,连心爱的姑娘也失去对我的信任,拉着Lost里John Locke的手说快救救我这个Chinese Psycho。

你看梦里老是出现这幅海报,1:1还原。

请叫我红领巾

决定还是不能把这里荒废,不要问我为什么,请叫我红领巾。

去年我积极向组织靠拢,去考了事业单位也通过了,但很多人看我没去事业单位比我还要后悔,说我傻到浪费钱,我说不就200块考试费么,丫说“你丫别和我来这套”,我至今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也许别人笑我看不穿,但我看你们才是臭瘪三。

无数次思索忐忑日夜难眠后,我觉得是还不到时候,是我思想还没有到组织要求的标准,尽管组织在纸上肯定了我的能力,但没有一颗虔诚纯洁的心我怎么敢去燃烧激情呢?何况,君子报国十年不晚,又岂在朝朝暮暮,尚需卧薪,还要尝胆。

前年我外公替我做了回主,帮我递交了入派对申请书,还带我去见了组织。村里妇联主任对我很热情、很洋溢,还说“小戴,组织需要你这样的新世纪青年人才”,女妇联主任的这一句话有如心爱的女孩夸我般让我一个月没睡着,从小就没被这么肯定过,梦里尽是急着去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满腔热情。

后来过了大半年我突然想起这事,就问外公组织是不是太忙把我给忘了,外公用陈奕迅的两首歌回答了我“不要说话、爱是怀疑”。我了然,组织在观察我,脑海里想起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

长这么大还没去过首都,但梦里已无数次见到了天安门,不要问我为什么,请叫我红领巾。

无法沿着318国道

听闻一同事朋友的故事:同事朋友和他妻子在上海工作,没孩子、不买房,买了一辆大马力越野车。每年秋天两人挨着国庆请一巨长年假,驱车前往西部,每天开五百多公里路,住帐篷,绕中国,兜圈玩儿。两人的认识也特别牛,多年前同事朋友决定徒步走川藏公路进拉萨,出发前向最好的朋友交待好万一没出来就帮他尽孝的事,结果走了三个月,最后带着他后来的老婆一块儿出来了。

沿着318国道,据说在中国有不少这样的人。

远方没那么恐怖,远方很灿烂,只是做出这些举动不能是单凭冲动,是对自然荒野源源不断地释放苯乙胺。我虽不至于无聊到为影片最后陀螺停下来了没而争得面红耳赤,但那种流浪远方的气度和洒脱,我始终没有。